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百诡夜行 > 第28章 血池子

第28章 血池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小秀还是第一次接触陆伯的鬼魂,心里到底是对鬼有些害怕,连带熟悉的陆伯的鬼魂也害怕了,便拄着拐杖逃跑,但只跑出几步,又停止了。

    “陆伯,我在等你。”夏小秀求救的眼神。

    陆伯意识到不好,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我听赵康说过,你让他调查叶托邦?”

    “是啊,查出什么了吗?”

    “查出来了。”夏小秀说出,叶托邦绑架了那些女孩子,是要制成布娃娃,然后控制布娃娃里面的女鬼的魂魄,用魂魄来炼制精气,再用精气来让陈虹的鬼魂吸食,从而让陈虹复活。

    陆伯恍然了,原来是这样,那就要阻止叶托邦这种行为。

    “阿康已经去阻止了。”

    陆伯一愣,赵康有能力阻止叶托邦吗?

    夏小秀摇头,她觉得赵康没有能力阻止叶托邦,因此才在这里等候陆伯的到来,她希望陆伯给赵康提供援助。

    “走,我们去找叶托邦。”陆伯点头应下了。

    此时的赵康,被叶托邦带到了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然后,叶托邦把赵康扔在地上,地上有一滩水,水很冷,在冷水的刺激下,赵康苏醒了。

    赵康抬头打量了一下地下室的环境,只见四周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箱子,箱子是封着盖子的,看不到里面装着什么。

    赵康还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装满了血水的池子,给了他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不禁颤抖着声音问道:“叶叔叔,你想把我怎么样?”

    “你知道我是怎样把一具巨大的尸体制成一个巴掌那么大的布娃娃的吗?”叶托邦站在了血水池子旁。

    赵康竟然还有好奇心,问道:“是怎样制成的?”

    “很简单,我把尸体扔进这池子里,这血水,其实是药水,在药水的浸泡下,尸体会慢慢地收缩,最后,就会收缩成布娃娃那般大小。我呢,觉得浸得差不多了,就会把布娃娃捞起来,把它洗干净,最后晾干。我就是这样做布娃娃的。”

    赵康觉得很简单,而且好奇心不死,接着追问:“那你又是怎样炼制精气的呢?”

    炼制精气,那是件很复杂的活,不过,叶托邦还是详细地给赵康讲解。

    尸体的魂魄,因为被药水浸泡着,就被困在尸体内,随着尸体变成布娃娃,也还是藏在布娃娃内。布娃娃,成了魂魄的归宿,无论魂魄逃到了那里,只要叶托邦摇起召魂铃声,魂魄就要随着召魂铃声返回布娃娃里面。

    叶托邦在炼制精气之前,会用符纸贴在布娃娃的身上,把魂魄锁在布娃娃里面,然后,他要随身携带,用自己身上的阳气和布娃娃里面的鬼气相冲,这样,就能产生精气。这就是叶托邦总把布娃娃带在身边的原因。

    产生了精气的魂魄,是不能重复使用的,就只能是被遗弃,因此,叶托邦在他的办公室里做了个暗道,把被遗弃了的布娃娃存放在里面。

    产生出来的精气,叶托邦交给陈虹吸食,陈虹都吸食了几年的精气的,一直无法复活,叶托邦知道是精气不够纯净的原因,为了炼出纯净的精气,他就只有不停地绑架年轻的女孩子、接着杀害,再利用女性的魂魄炼制精气,如此反复循环,因此,才引起了陆伯的注意。

    赵康认为,炼制精气的过程,也不算是很复杂的嘛。叶托邦发现赵康脸色很平淡,不禁惊奇了,到了此时,赵康的心态还是这么的平稳,心理真是够强大的。

    赵康心里在冷笑,他之所以还是这么的不慌不忙,那是他认为,他会山人口诀,只要在危急的时候念出来,就能摆平一切的困难,江国风这么厉害,在他的山人口诀面前,只有落荒而逃的份上,他自信,他也能应付叶托邦。

    “叶叔叔,你还没说,你想怎样处理我呢?”赵康依然显得很从容。

    “光顾着说别的事情,忘了回答你的问题。我想,把你制成布娃娃。”叶托邦盯着赵康,想看一下,赵康是不是还能这么的淡定。

    赵康还是很镇定,不过,眼里掠过一丝失望,说道:“你说过,你待我如亲侄儿,如今,你这么对我,这是对亲侄儿的方式吗?你不觉得惭愧的吗?”

    叶托邦愣住,无言以对。

    “叶叔叔,既然陈虹已经不能复活了,你已经没有再炼制精气的必要,收手吧,以后就不要再绑架别的女孩子了。对了,顺便放了我,我们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吗?”

    “你等在陈虹的坟墓前,就是为了这样劝我?”叶托邦恍然大悟。

    “是的,你说过,你当我是你的亲侄儿,所以,我也当你是我的亲叔叔,所以,我在挽救你,回头吧,不要再害人了。要不,我早就向警察举报你了。”

    叶托邦听得有些感动。

    赵康察觉到叶托邦的表情有些变化,变得善了一些的样子,他心中暗喜,觉得劝动了叶托邦。然而,叶托邦想到了什么的样子,脸色突然变得冰冷下来,令他吃惊了。

    “谁说陈虹不能复活了?我还有法子。”叶托邦忽然坚定地说道,令赵康意外了。

    “你还有什么法子?”

    “不能告诉你。”

    “看在我快要死的份上,就告诉我吧?”赵康依然表现得很好奇。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杀你,你没有到了快要死的份上,不要胡说。”叶托邦像以前那样,拍了几下赵康的肩膀,如个充满了慈爱的长辈。

    “不杀我了?”

    “看在你当我是你的亲叔叔的份上,饶你一次吧。”叶托邦果然如陆伯所说的那样,比较看重亲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